今年的端午节没有期待的那么好,假期第一天,新冠测试中招了,刚好半年,这是第二次。

现在路上、市场上卖的荔枝是桂味,这意味着荔枝即将在今年退出人们的视线,龙眼要登场了。时间回到5月26日,我妈托亲戚带了荔枝上来,还不是很熟,不少还是带着青色,但她仍是希望我吃上她亲手种的荔枝。如果要说一种和我有关系的水果,那便是荔枝。小学会放5天假,加上周末总共9天,那时候特有的“荔枝假期”,因为老师也要摘荔枝。我忘不了那个山,除了荔枝树和零星几颗芒果树,就再也没有其他品种的树木了,一路上,两岸挂红,每颗树下的草被除得干干净净,堆满的只有熟透落在地上的荔枝,总之,比村里还热闹,山上的讨论声、八卦声响彻云霄。荔枝没有带富这代人,0.8元一斤的收购价,估计也就刚好是人力和农药的成本,所以后面也没多少人理荔枝了,也许还能维持这镇子的荔枝文化也就靠“大唐荔乡”这四个字和江泽民那颗亲手种的荔枝树了。6月的雨,倾泻着那座荔枝山,那个小男孩摘了一个完全没熟的芒果,啃完就在山上拉肚子,他的母亲担着百来斤的荔枝,雨水冲刷着山涧,男孩跟在后面,看着每一步都是那么危险。

好些年没去了解深圳的租房行情,想搬到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,五月底看了2次房,价格有些惊掉下巴,一直以为2千可以租一房一厅,没想到福田那些村都要4千多了,咬咬牙还是忍住了,毕竟每个月能省2千块钱感觉还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以前总认为“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”是一件遥远的事情,但眨眼已经结婚一年了,一年过去,感觉自己还是没有一些进步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,仍没能做到标准的三分之一。6月要结束了,希望下半年,比上半年进步一点。


荔枝花开,我却不在根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