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还是个小学生,去饮喜酒的时候,小孩子总是比新郎新娘还兴奋的,上菜前一个小时就坐在桌子前等吃了,以前不理解有些人喜欢和小朋友一起坐,原来是我们那时候把汽水喝饱了,肉菜没夹多少,能把同一桌的大人撑死。不到2个月,自己就要继承村里的主角,成为那个穿西装都不合身的男子了。我俩本不打算摆酒,想到双方父母都这么执着,最终还是遂了他们愿,就当做个剪彩的出席者。虽然一年也就回去几天,但乡下还是住在那90年代末建的房子,甚是寒酸,让老婆委屈了。因为在家乡摆酒,只能邀请以前的同学,然而翻遍了通讯录,只能找到8个,也许那天也就1个同学出席,毕竟在小城市发展的同学接近0。

10月尾的时候,在老婆老家大肆清洁了一次,搞了2个小时的卫生,终于把我们的床铺设好,前是鱼塘后是树木,这里除了蚊子多点,其他都很好,早上就是鸟语花香,我很享受在这里度过的第一个晚上。

周末的时候,去了一趟薄扶林牧场,但没有见到奶牛也没有见到草地,但意外的见到了《星愿》的拍摄地"伯大尼修院",小时候看这电影就被感动哭得稀里哗啦的,上2个月重看这电影的时候还是没忍住泪水。这电影教会我的是,一定要珍惜眼前人,人生没有那么多来日方长。你问过我,如果我哪天离开了这个世界,要怎样处理我的后事。我希望一切从简,零成本最好,就撒在一颗大树下即可。


荔枝花开,我却不在根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