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大雪,但阳光明媚,晚上甚至还有蚊子。我连礼物都还没买,蛋糕也没买,就这样帮你度过了29岁生日,多少有点残酷,有点无奈,因为我们都要奔三了,不是大学三年级,是30岁!

金光华的那家太二酸菜鱼,每次拿号前面都要排队30+或者40+桌,我们终于提早排队吃上了一回,毕竟你发誓说生日就是要吃一次这家酸菜鱼。吃完后,我们逛了西西弗书店,每次逛书店,我都有种念头,在书店或者图书馆做个管理员是我想要的工作,没空时整理整理书籍,将他们摆放回正确的位置,有空时来杯卡布奇诺,逼格就这么上来了。逛了一圈才发现自己读的书实在太少了,很多作者不认识,认识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作品,只看韩寒和鲁迅的我,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以前写语文作文憋不出一句格言,甚至总是切鲁迅先生的生猪肉,不管三七二十一,都赖”鲁迅先生说:xxx”。临走时还是买了一本书《第7天》,49元,比淘宝还是贵上十几元,就当是帮助下实体书店。十年后,二十年后,希望每个地方越来越多是书店和图书馆,而不是滥竽充数的鸭肉。

我们买了天然的扩香水,以前对这些产品无感,现在觉得味道不是很重,很谈很好闻,把它置于某个角落,生活的仪式感就来了,那就是elegant。